第四百三十章 任逍遥 全书完

梁少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一纸名单,意味着,一纸腥风血雨,一纸仇怨,一纸杀戮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名zì,更是意味着,这注定要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龙羽的强势回归,还带着龙昊阳夫妇,新仇旧恨,堆积在一起,必须要做一个了断。

    龙羽也是干cuì利落,没有丝毫一点拖泥带水的意思,直接下达了必杀令,将这一纸名单交给龙风云,那么,就意味着,龙羽给了龙风云一个选zé。

    龙羽与这纸上名单的龙门中人,绝对无法共处。

    两者间,只能留其一。

    若是之前,这是何等滑稽的一件事情。一个龙门废柴三少爷,列出的这份名单,恐怕会被人嗤之以鼻地丢弃。然而现在,龙门三少,彻底的蜕变,成为了超级至尊,虚境的存在。

    天门三仙,实力早已达到巅峰的恐怖强者,都陨落在了龙羽的剑下。

    天xià间,还有谁是龙羽的对shǒu?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是,龙羽如今,仅仅二十五岁。

    他的前途,几乎可以说是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龙风云便作出了决策。

    龙门秘地中,风云突变。

    华夏第一豪门的底蕴瞬间爆发,强者纷纷出动,可这一回,要对付的,却是曾经的‘自己人’。

    “不!”青池龙王遭遇了雷霆一击,临死前都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会在一夜间大祸临头,在龙门秘地之中,也会遭遇袭击,而且,是毁灭性的,根本不给自己任何一点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死!

    死!

    死!

    这一夜,整个龙门,都处于一种血腥无比的杀戮状态。

    龙门北脉,几乎尽数被屠戮殆尽。

    这一夜,许多人方才惊恐地发现,自己当日肆意欺负的废柴,竟然是这么记仇的一个家伙。他才刚刚回来,就如此迫不及待地,要掀起这一番的杀戮。

    这一夜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龙门,一处高墙上,一道身影,静静地站立着,望着远处的杀戮,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栗了一下,神色流露出了一阵的不忍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,终究是龙门子弟啊。”龙昊阳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可他们,始zhōng还是羽儿的敌人。”月灵芸闪身出来,喃喃地开口说道,“今日若不灭,他们必将羽儿视为眼中钉,肉中刺。羽儿此举,是报仇,也是未雨绸缪,杜绝一切后患。看来,这孩子并不想留在龙门,他只是想给我们清出一条路,他,恐怕是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龙昊阳的眼神掩饰不住强烈的一震,扭头看着月灵芸,脱口振声地开口,“他要去哪?”

    月灵芸一笑,“天地间,任逍遥。难道你以为,这天xià,还有什么地方,能够留得住我们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天地间,任逍遥。”龙昊阳喃喃地开口轻念着。

    再漫长的夜,也会天亮。

    龙门的惊变,整个京城都震hàn了。

    可出乎意liào的,第二天,整个京城,却又是一阵的死寂。

    所有人仿佛都心照不宣,绝口不提。

    龙门大门,缓缓地打开。

    年少至尊,只身走出,一辆车已经在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龙羽上了车,神色淡漠,同时也掩饰不住一抹的激动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车子风驰电掣,飞一般地离去。

    舞家!

    龙羽回到京城后,要去的第三个地方,办的第三件事。也是最后一个地方,最后一件事。

    下车后,舞家门口,已经有不少舞家前辈,眼神警惕,同时带着浓烈的忌惮地望着龙羽。

    龙羽才回到京城,便重创天门,清洗龙门,这一切,都在短短的一天间完成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,到底到达了何等恐怖的境界?

    没有人敢去想xiàng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龙羽站在舞家门口,他的手中,却是提着一个礼盒。

    信步迈上前,朝着前方一名长得温文儒雅的中年男子稍稍一躬身,“龙门,龙羽,见过舞伯伯。”

    舞家家主,舞苍天!

    舞苍天的眼神亦是复杂无比地看着龙羽。

    当年龙羽用一纸休书,惊动了京城。在这个过程中,自然免不了,有舞家的人,在背后推动着。他不想自己的女儿,最终嫁给这么一个人人皆可欺辱的龙门废柴。

    可今天,舞苍天的肠子几乎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年少至尊,自己竟然还嫌弃,而现在,更有可能,也给舞家,带来大祸。

    “龙……三少。”舞苍天的脸庞流露出了强笑神色,“不知莅临舞家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我为琉云而来。”

    龙羽的神色无比认真,突然地笑了起来,“我答应过她,一定会返回京城,然hòu,娶她为妻。今天,我是来提亲的。”

    话语一落,舞家众人都纷纷呆滞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!提亲!”舞苍天眼眸睁大到了极致,望着龙羽,“你……你没有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龙羽脸庞布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突然间一提气,朝着舞家大喊起来,“琉云妹妹,我来了!我来了!我来了!我来娶你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嘹亮,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龙羽的眼眸,紧紧地盯着舞家大门口。

    其余人都寂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约莫五分钟过后,舞家大门,徐徐地开启……

    舞家有女,名为琉云。

    一身红衣,宛如嫁衣一样,肌肤如雪,绝美的面容上,隐隐挂着两行泪痕。

    四眸第一时间对视着。

    一刹,仿佛万年。

    “一年之后,我上京娶你。”龙羽当日所说的话,还在舞琉云的脑海中回荡。

    舞琉云的眸子湿润,眼眸彻底地通红着,掩饰不住内心的情绪。

    直到龙羽打开了手中提着的盒子,拿出钻戒,不讲理地直接戴在了她的手中,舞琉云,还恍若置身于梦境当中。

    龙羽牵着舞琉云的手,感受着她手心的温度。

    眼眸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山无棱,天地合,才敢与君绝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,静静地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此生一诺,必定来践。”

    四周围的目光都注视着两人,舞苍天的眼神更是格外的复杂,数次地张口,却说不出半句话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吧。”龙羽牵着舞琉云的手,大步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舞琉云的脚步突然地停下来,红唇轻抿,回过头去,眼眶隐隐有些发红,走到了舞苍天的身前,突然间,深深地一鞠躬,随即抬起头,“爸爸,我要跟羽哥哥走了。”舞琉云的眼眸带着晶莹的泪光地看着舞苍天,最终,毅然地转身,走到了龙羽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龙羽!”蓦然地,舞苍天冲了上去,神色无比认真庄重地看着龙羽,“好好待琉云,如果她过得不好,我会不惜一切地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过得不好,我便自刎于这天地间。”龙羽留下了一个誓言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,逐渐地消失于所有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离开的,不仅仅是舞家,而且,还是京城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夏威夷群岛,沙滩上,两道身影,如金童玉女,并肩而坐。

    “羽哥哥,你就这样跑掉,龙叔叔他们不着急吗?”舞琉云扭头看着龙羽。

    龙羽微微一笑,“我给他们留信了,过个十年八载,咱们再回去,到时候,带上我们的一堆儿女。”

    “去,谁要跟你生一堆儿女啊,我又不是母猪。”舞琉云红着脸,拍打着龙羽。

    龙羽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两人在沙滩上追逐,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落日唯美。

    两人的背影,渐行远去。

    “羽哥哥,我们下一站,去哪?”

    “天地间,任逍遥。”龙羽将舞琉云紧紧地拥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“对了,有机huì,跟你回杭城,带你看看我班上的学生,九五之尊班……可调皮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全书完

    (PS:结束了,对不起。对一直支持小梁的朋友们,说一声抱歉,道一声对不起。还有,再见。或许有一天,我会回来,写龙羽的续集,番外。或许,是再也不见。感谢和你们在一起的风风雨雨,感谢你们的一路相伴。天xià间无不散之宴席,用九五之尊班的班歌,《祝福》!祝福你们……一生平安。也许有一天,你和我重逢在灿烂的季节。)